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jhy85的博客

淡泊明志 宁静致远

 
 
 

日志

 
 
关于我

这世界并不会在意你的自尊, 这世界指望你在自我感觉良好之前先要有所成就. 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 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网易考拉推荐

离任批发430顶“官帽”的贪官该当何罪?  

2014-11-25 09:56:58|  分类: 思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前出版的《瞭望》周刊刊文指出,最近两年,有些领导干部在职务变动时突击提拔调整干部。今年2月,*纪委通报:武汉市委宣传部原部长离任前违规突击提拔19名干部。今年6月,江西省委常委、秘书长赵智勇涉嫌违纪被免职后媒体曝出,他2006年离开九江前1个月,曾突击提拔了一批女干部。此外,山西省长治县原县委书记王虎林在离任前,批发430顶官帽;河北省青龙县原县委书记高东辉在得知调任消息后,突击提拔调整283名干部;湖南省株洲县原县委书记龙国华高升时,顶风突击提拔100多名官员……

   调任前突击提拔干部、换届前后、交接前后在干部任用上大规模“注水”“加塞”以及买官卖官,几乎成了官场难以治愈的顽症。若不是媒体的集中披露,大概人们还不会知道“官帽批发”到底有多严重——一个县委书记,离任前竟突击批发430顶官帽!想想看吧,430个人,他能了解、认识多少?挨个过一遍即需要多少时间?

    此顽症一般被归结为,一把手权力过于集中。上述报道即引用有关专家的观点认为:“最根本性的问题,还在于有些地方或部门一把手权力过于集中,在提拔任用干部方面一言九鼎。在这种绝对权力的高压下,民主推荐、组织考察、常委会讨论等程序,均容易成为一道道虚拟防线。”“要杜绝突击提拔调整干部现象的发生,就必须从加强和改善民主监督入手,让选人用人失去暗箱操作的空间。”

    应该说,这样的论述、总结不无道理。的确,一把手权力过于集中,在提拔、任用领导干部时,绕开“民主推荐、组织考察、常委会讨论”等程序,方令“官帽批发”、买官卖官有了存在的空间。

 “官帽批发”、买官卖官称得上是最大的腐败——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从本质上说,经营这一“买卖”的卖家和买家,都是人性人品低劣、道德素养低劣的人。这些人要么还是还没有暴露出来的蛀虫,要么是一直如鱼得水的爬虫。如此批发、如此经营、买卖,源源不断地网罗臭味相投的渣滓、蛀虫、爬虫,充斥各个要害部门、岗位,形成上下左右的立体腐败网,使权力、权力场完全腐化变质。从徐*厚、周*康案以及无数老虎、苍蝇案,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一点。

    任何一个组织、部门吸收正能量以及品质、能力出色的人成为组织者、领导干部、带头人、标杆,乃存续、发展的先决条件。人类社会、自然界遵循的都是这样一个优胜劣汰的良性进化法则。“官帽批发”、买官卖官反其道而行之,可以说,是对社会进化法则、自然进化法则以及人心人性、正常组织法则的反动,后果无疑是灾难性的、毁灭性的。

    仅以封建社会的买官卖官为例,秦朝“缴粟千石,拜爵一级”,东汉卖爵授实官;宋徽宗“斗量珠,便龙图;五千索,直秘阁;二千贯,且通判”;明朝中后期“未用一官,先行贿赂,文、武俱是一般”。买官卖官,把权力、爵位换成金钱,结果有目共睹。

   是故,对于“官帽批发”、买官卖官这个最大的腐败行为,要勇于亮剑——法律不仅要以有形的贪腐额度为判决依据,还要依据无形的、事实上的贪腐危害程度、影响程度重判贪官。即如批发出400余顶官帽的贪官,单凭这一点,单凭其造成的实际危害,实应从严惩处。

     退一步说,假设一顶官帽只以一万元计,430顶官帽就能进账430万元。而,一万元一顶的官帽恐怕是天方夜谭吧!10万元一顶、100万元一顶,甚至更加昂贵到令人咋舌的官帽,并不稀奇。按照我国现行刑法的规定:非法占有公私财物(贪污受贿)10万元以上,判处有期徒刑或者无期,情节特别严重的判处死刑。

     如此说来,一次性批发430顶官帽,恐怕算是罪不容赦了。

     除此之外,我们还应该反思,为何“官帽”之如此令人垂涎欲滴、令人不惜重金买入?

    若权力正常运作,掌控权力者正当行使权力,只是拿正常规定的报酬、工资,相信不会造成如此大范围的趋之若鹜者,不会造成“官帽批发”、买官卖官如此大的市场。究其本源,还在于官帽的“含金量”实在太高,官帽的灰色空间实在太广,官帽的利益诱惑实在太大。

    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未能解决好权力至上、权力统摄、决定一切社会生活的积弊,更未能对权力行使有效的、建设性的、实质性的、去口号化的监督。由此,官帽的特权色彩更甚。落实到现实层面,更是优厚多多、好处多多、油水多多。

     前些年,社会秩序还算整饬,工农产学商,包括文化艺术、医学、教育等等行业,人们尚能各司其职、各守其乐。这些年,官位、权力渐渐凌驾到了所有社会生活、职业职能之上。这本身难言正常,本身即属背离了现代社会的本质属性。

    毋庸讳言,我们当下的市场经济,很大程度上属于“回扣经济”“寻租经济”。没人能说得清,每一项举措、项目在拍板、实施的过程中,在行政审批的过程中,究竟有几多“回扣”“管理费”流入了官员个人的腰包。这至今还属于一个讳莫如深的话题,属于反腐败未及深入的“神秘地带”。

    不知人们可否想到过,发改委副司长魏鹏远家里藏的两个亿现金、北戴河自来水公司科长马超群的一个亿现金,除了其索贿受贿、敲诈勒索而外,又有多少是属于其职务范围之内的“回扣”?有不少贪官竟然不知道是谁送自己的钱、钱款竟然在被查处后都未及开封,其实很能说明问题。

    与其说是“一把手权力过于集中”导致“官帽批发”盛行,不如说是权力本身“魔力”太大、太缺乏约束、监督;与其说买官卖官屡禁不止是个别蛀虫的堕落腐化,不如说是对“官帽”缺乏釜底抽薪的举措——当权力回归本位、回归正常,当批发出430顶官帽的官员被真正依法严惩,还愁“官帽批发”难以根绝吗?

离任批发430顶“官帽”的贪官该当何罪? - 志千里 - zjhy85的博客
离任批发430顶“官帽”的贪官该当何罪? - 志千里 - zjhy85的博客
离任批发430顶“官帽”的贪官该当何罪? - 志千里 - zjhy85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