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jhy85的博客

淡泊明志 宁静致远

 
 
 

日志

 
 
关于我

这世界并不会在意你的自尊, 这世界指望你在自我感觉良好之前先要有所成就. 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 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网易考拉推荐

《向生命鞠躬》、《父亲的信》--孙盛起  

2015-01-14 09:01:51|  分类: 名作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向生命鞠躬

孙盛起

早就想带儿子爬一次,这和锻炼身体无关,而是想让他尽早知道世界并不仅仅是由电视、高楼以及汽车这些人工的东西构成的。只是这一想法的实现已是儿子两岁半的初冬。

初冬的山上满目萧瑟,割剩的麦茬已经黄中带黑,本就稀拉的树木因枯叶的飘落更显孤单,黄土地少了绿色的润泽而了无生气。置身在这空旷寂寥的山上,更多感受到的是一种原始的静谧和苍凉。

因此,当儿子发现了一只蚂蚱并惊恐地指给我看时,我也感到十分惊讶,我想这绝对是这山上惟一至今还倔强活着的蚂蚱了。

我蹑手蹑脚地靠近去。它发现有了,蹦了一下,但显然已很衰老或孱弱,才蹦出去不到一米。我张开双手,迅疾扑过去将它罩住,然后将手指裂开一条缝,捏着它的翅膀将它活捉了。这只周身呈土褐色的蚂蚱因惊惧和愤怒而拼命挣扎,两条后腿有力地蹬着。我觉得就这样交给儿子,必被它挣脱,于是我拔了一根干草,将细而光的草杆从它身体的末端捅入,再从它的嘴里捅出—小时候我们抓蚂蚱,为防止逃跑,都是这样做的。有时一根草杆上要穿六七只蚂蚱。蚂蚱的嘴里滴出淡绿色的液体,它用前腿摸刮着,那是它的血。

我将蚂蚱交给儿子,告诉他:“这叫蚂蚱,专吃庄稼的,是害虫。”

儿子似懂非懂地点头,握住草杆,将蚂蚱盯视了半天,然后又继续低头用树枝专心致志地刨土。儿子还没有益虫、害虫的概念,在他眼里一切都是新鲜,或许他在指望从土里刨出点什么东西。

我点着一支烟,眺望远景。

“跑了!跑了!”儿子忽然急切地叫起来。

我扭头看运河,见儿子只握着一根光秃秃地草杆,上面的蚂蚱已不翼而飞。我连忙跟儿子四处寻找。其实蚂蚱并未逃出多远,它已受到重创,只是在地上艰难地爬,间或无力地跳一下,因此我未找出两步就轻易地发现了它,再一次将它生擒。我将蚂蚱重又穿回草杆,所不同的是,当儿子又开始兴致勃勃地刨土时,我并没有离开,而是蹲在儿子旁边注视着蚂蚱。我要看看这五脏六腑都被穿透的小玩意儿究竟用何种方法竟能逃跑!

儿子手里握着的草杆不经意间碰到旁边的一丝枯草。蚂蚱迅速将一根草茎抱住。随着儿子手的抬高,那穿着蚂蚱的草杆渐成弓形,可是蚂蚱死死地抱住草茎不放。难以想象这如此孱弱和受着重创的蚂蚱竟还有这么大的力量!儿子的手稍一松懈,它就开始艰难地顺着草茎往上爬。它每爬行一毫米,都要停下来歇一歇,或许是缓解一下身体里巨大的疼痛。穿出它嘴的草杆在一点儿一点儿缩短,而已退出它身体的草杆已被它的血染得微绿。

我大张着嘴,看得出了神。我的心被这悲壮逃生的蚂蚱强烈震撼。它所忍受的疼痛我们人类不可能忍受,它的壮举在人世间也不可能发生。我相信我正在目睹着一个奇迹,一个并非所人有都有幸目睹的生命的奇迹。当蚂蚱终于将草杆从身体里完全退出后,反而腿一松,从所抱着的草茎上滚落到地上。它一定是精疲力竭了。生命所赋予它的最后一点儿力量,就是让它挣脱束缚,获得自由,然后无疑地,它将慢慢死去。

儿子手里握着的草杆再没有动。我抬眼一看,原来他早已如我一样,呆呆地盯着蚂蚱的一举一动,并为之震惊。

我慢慢站起来,随即向着微微弯腰。

儿子以为我又要抓蚂蚱,连忙喊:“别,别,别它!它太厉害了!”

我明白儿子的意思。他其实是在说:“它太顽强了!”

儿子大概永远也不会明白我弯腰的意思。我几乎是在下意识地鞠躬,向一个生命、一个顽强的生命鞠躬。

害虫害鸟或益虫益鸟,完全是人类给野生动物区分的,动物自身只是遵循着它的本能而在这个世界上生存。我们只有一个地球,每一种动物包括高级动物的人类只有一次生命。生命无所谓高贵与卑微,死了一只白天鹅和死了一只麻雀,其意义没有什么区别。每个生命的个体都是千万年物种进化的产物。蚂蚱历来背害虫的恶名,但我相信它对人类并没有天生的恶意。生命尊严的本质在于自由,在于自然而然地活着,正是基于这一点,我们也应向这只备受摧残而顽强挣扎的小小的生命投去充满敬意的一瞥。

注:此文于2001年《中国校园文学》首次刊发


父亲的信

孙盛起

 和前几次一样,李星把父亲的来信看都没看就塞进了抽屉。

 来这个远离家乡的小城工作已经快一年了,这期间,月月都要接到父亲的来信,偶尔一个月一个月能接到两封。不过,所以的信,他只看过三封-----前三封。

 起初,他是怀着焦急的心情等待父亲的来信的。毕竟父亲一个人在乡下料理那一亩三分地,孤苦伶仃又体弱多病,让他放心不下。第一封信他在收发室里就迫不及待地拆开来看。父亲不识字,一看就知道信是让邻居只上了三年小学就回家放羊的周二狗写的:

 “儿子:你身体好吗?工作好吗?别担心我,我的身体还好,日子也过的去。记住别睡的太晚,别和别人打架,别和头儿顶嘴。还有,晚上起夜要披上衣服,别着凉了。爹说过了,要是你在外面惹了祸,爹就打断你的腿。父字。”

 这封信对他这个中专生来说,实在是短而无味,因此刚拿到信时的兴奋转瞬之间就化为失望。尽管他并没指望一辈子和黄土打交道的父亲能说出什么幽雅的词句,但这封信也太过生硬,仿佛无话找话,让他丝毫感觉不到体贴和温暖。不过他还是立刻写了回信(信中故意用了一些周二狗肯定不认识的字词),向父亲说了一些小城和自己的工作情况。毕竟父亲省吃俭用供自己读完了中专,他也因此才有了这份工作,对这一点他是十分感激的。

 接到第二封信时,李星开始感觉到父亲很无聊,因为除了把“晚上起夜洋披上衣服”换成了“睡觉时不要开着窗户”外,其余的和第一封信一字不差。这次他写回信就拖了几天。看完第三封信,他紧皱着眉头,脸上甚至流露出讥诮的神情。如他所料,这封信和上一封的不同之处,只是将“睡觉时不要开着窗户”改成了”把蚊帐挂上,有蚊子了“。他终于决定以后不再写回信。当然,他并不是为节省八毛钱的邮票,甚至也不仅仅因为面对如此简单粗陋的来信觉得无话可说,而是这其中还有一个小秘密----信的结尾,有一行写上又划掉的话,他经过仔细辨认,看出那是“我知道你手头紧。爹也过得紧巴巴”。这再清楚不过了:父亲想向他要钱,可是考虑他才工作不久,又觉得不妥,所以让周二狗把那句话划掉了。对次他心中顿生怨言:乡下没有多少花钱的地方,即使日子过得紧张,将就有下也就过去了。可这里不行,同事间的应酬自然免不了,自己也不能吃穿太寒酸,更何况他现在打字员顾芳献殷勤,上次请他吃饭一家伙就花去了他半个月的工资,因此自己到月底还对着瘪口袋发愁呢,哪还有多余的钱往家里寄呢?当然,这些话是不能对父亲说的,说了他也不会理解。而且,父亲这次把那句话划掉了,没准下次就真会写上,到那时,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思前想后,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既不写回信,也不看信,这样眼不见心不烦,落得个清净。

 如今他的抽屉里已经有十几封没有拆看的父亲的来信。

 他洗完手,擦完脸,对着镜子把头发梳理整齐。宿舍里的人都到食堂打饭去了,整幢楼房显得很安静。今晚他约好顾芳到外面吃饭,因此在宿舍等她打扮好了来叫他。

 有人敲门。他兴高采烈地开门,却见不是顾芳,而是同乡郭立。

 “你爸给我来了一封信,问你出了什么事?为什么 给你写了那么多信也没回?真不明白,你怎么不写回信?唉,老人家一个人在家里......

 郭立冷冷地说着,不等他开口问,就狠瞪了他几眼,扭头走了。

 这可真让人扫兴。他愤愤地坐到床上,深怪父亲竟然给别人写信打探他的消息。稍一思索,他的嘴角就不禁露出了一丝冷笑:不就是为了钱吗?写信来要钱,见没有结果,急了。哼!看他找什么理由要钱---他这样想着,就拉开抽屉,拿起刚收到的那封信,狠狠地将信皮撕开。

 当他将信纸抽出并抖开时,有张五元的纸币轻轻飘落到地上!

 他的心一惊,连忙看信的内容,见信的末尾清楚地写着:我知道你手头紧,爹也过的紧巴巴,所以别怪爹邮的钱少。”

 他发疯似的把抽屉里的信一一拆开。每封信里都夹着一张五元的纸币,而信的末尾都写着那句同样的话。


孙盛起,1963年出生,原是兰州公交集团的一名驾驶员,1994年从公交集团辞职后,孙先生做了4年多的小生意。只有高中学历的孙盛起,从1998年起开始从事写作,主要创作一些纯文学性的小说和散文,偶尔也会写写杂文。他写的《向生命鞠躬》被选入学生教材,该教材在上海、山东和安徽等地使用。

《向生命鞠躬》、《父亲的信》--孙盛起 - 志千里 - zjhy85的博客
《向生命鞠躬》、《父亲的信》--孙盛起 - 志千里 - zjhy85的博客
《向生命鞠躬》、《父亲的信》--孙盛起 - 志千里 - zjhy85的博客
《向生命鞠躬》、《父亲的信》--孙盛起 - 志千里 - zjhy85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