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jhy85的博客

淡泊明志 宁静致远

 
 
 

日志

 
 
关于我

这世界并不会在意你的自尊, 这世界指望你在自我感觉良好之前先要有所成就. 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 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网易考拉推荐

《彩色的荒漠》--雷抒雁  

2015-02-08 15:16:40|  分类: 名作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彩色的荒漠

雷抒雁

 在石油工人红色的工作服上,有一枚闪闪的徽章,上边是金光灿灿的黄色,下边是红光闪闪的红色。

 从库尔勒出城不久,车子就离开国道,进入石油公路。所谓石油公路,就是由油田出资修筑的通向各个油井的道路。

 新修的石油公路,像一支黑亮的箭镞,直直地射向前方。前方,是茫茫的戈壁,是黄沙漫漫的塔克拉玛干沙漠,以及举世闻名的西气东送的第一口气井;那里,刀山剑树,乱石穿云,道路每前进一步,都要搬掉一座石块风化的山头。在那里,你只能仰看山头,俯视道路,惊讶地张开嘴,为造物的神奇,以及人类挑战自然的壮举而慨叹。

 车子正全速奔驰在戈壁上。这一片戈壁,只是塔克拉玛干的沙漠边缘。虽说北边是高耸的天山,南边是巍巍的昆仑,但是,此刻这些山还只是躺在地图册上,在我们的视野里,地平线的远处,仍然是无遮无拦的穹窿和淡淡升腾着的云朵。开阔的戈壁,像是一方棋盘,偶尔看见一团两团圆圆的草棵,像是刻意摆下的一局残棋。生存与死亡,在这里艰难地进行人命运的博弈。我们来到这里,已是深秋时节,灰色,到处是灰色。说不清是沙尘的扑迷,还是枯叶凋零,在这些可怜的耐旱植物上弥漫了一抹灰色情绪。

 突然,道路两边变成一片银白。莫不是昨夜落下一场白雪?那一色单纯、清莹的白色刺激着我们的眼睛,使人产生一种幻觉,以为是行驶在白雪皑皑的东北大平原。可细体察,这雪没有一丝寒气,也没有在艳阳下消融过的痕迹,而且,在远远近近的草墩上竟没有白色的覆盖。不是雪,是盐碱。白刷刷的盐碱粉末,就这样奇特的装饰着戈壁。大地,一方白纸,期待着谁的彩笔描绘?

 黑色的柏油公路,继续向前延伸。轻快的车速使我们的心境从未有过如此轻松。500多公里的油田大道把我们送到轮南油田。中饭后,继续向塔中油田进发。这一条路,虽然同样是油田公路,却是沙漠公路。它将劈开塔克拉玛干沙漠直通塔里木盆地的中心。那里,将是另一种风景,另一幅图画,另一样色彩。

 塔里木河是一条河岸散乱的河流,夏季过去,汹涌的河水已变得平静和细瘦。但是,大水曾经奔流的印痕,让人可以想到在夏季它的力量,它的气势,以及那摇天撼地的吼声。河的两岸,是密密麻麻的胡杨树林。这些树,多数已经飘落了黄色的叶子,呈现出一种刚劲和苍凉。最大的一棵树,被命名为“胡杨王”。大约需要两三个人伸直手臂才能围拢树身。奇怪的是,那树上所有的叶子都黄了,干了,却不曾凋落。在蓝天下,明亮地闪耀着金黄;在微风里,发出些嘁嘁嚓嚓的碎语。这么大的树,招引着行人,站在它的身边,如同站在一位巨人的身边,站在一种超越时间的奇异力量的遮蔽下,你会感到生命的壮丽和伟大。

 车子向前,茂密的树林,渐次变得稀疏。树的脚下,已经薄薄厚厚的铺上一片黄沙。独立的树木,有的如石雕,有的如铜铸;虽然,它们也许已经死去,年复一年的风沙,折断了树枝,剥开了树皮,可是树的残干依然挺立,像是一群强悍的舞者,向天空和大地顽强地倾诉着它们的意志和信念。

 我喜欢这些树,视它们为上天兆示给人类的精神榜样。和我一样,石油工人们也喜欢胡杨树,曾经为了保护26棵胡杨,他们7次挪动井位,多花费了200万元人民币。渐行渐远,塔里木河水显然已无力哺育这些植物,塔克拉玛干高大的沙丘,已愈来愈稠密地拥挤在道路的两边。我们真正地进了沙漠腹地。金黄,一色单调的金黄。

 可是,这一条沙漠公路却宽阔、平坦,不逊于我在内地看到的任何一条道路。笔直的道路随沙丘的起伏,上上下下。油田的朋友介绍了修建这条公路花费的力量和智慧。炎夏,地表温度可以达到60℃—70℃。你尽可以想象炎热、干燥、漠风会怎样折磨工人们的血肉之躯;但你无法想象,他们以怎样的智慧固定流沙,夯实路基,让这路像同沙漠与生俱来一样,稳固地伸展在这里。这是秘密,是专利,是油田职工们赢得的一项专有知识产权。

 一条长522公里的沙漠公路。公路的两边是一排排新植的抗旱植物:红柳、沙拐柳、沙蒿,一排排站立着。在这些高高低低的植物脚下,是一条条滴灌的皮管,把活命的水,输送到它们的脚下。这些植物,随着栽植的迟早,分出高矮,有的已蔚然成林,有的尚嫩枝待发。但是不管如何,它们都浸润着石油工人的汗水,寄托着石油工人的理想,连接着石油工人的情感。许多年后,不,也许冬天一过,春天夏天,这里将有一排排新绿打破沙漠单调的黄色,飘扬起生命的旗帜,张扬着建设者伟大的创造力和这创造带来的不可抑止的欢愉与快乐。

 翻过几座沙山,眼前一亮,只见一片银灰色的油罐塔高耸,巨大的弯弯折折的银灰色管道在塔间穿绕;还有一些雄伟的建筑和这些油塔管道比肩而立。阳光下,银色、金色、棕色,各种由建筑物放射出的光芒,让人顿时抖落了长途奔驰的困倦与疲惫。塔中油田到了。仰望那些建筑,那一瞬,脑海突然闪现出唐僧师徒历尽波折,看到了西天胜景时的那番惊讶和喜悦。明知一切都是真实的,你有时还不得不问自己:这会不会是幻觉?在这浩瀚的沙漠里,在这被喻为“死亡之海”的地方?

 其实,在这一切色彩中,最鲜艳夺目的,是石油工人身着的工装:红帽、红衣、红裤。那是一种让人肃然起敬的红色,有如朝霞,有如春花。更似共和国飘扬的旗帜。照耀着这一片沙漠,灿烂着这一片沙漠。在油田,我看到最显眼、最有气势的两句话:“只有荒凉的沙漠,没有荒凉的人生。”这话被写在墙壁上,刻在石头上,嵌在沙丘上。是心声,也是写照;是鼓动,更是诺言。

 在油田南面的一座高高的沙丘上,有一座标志性的雕塑:一幅巨大的石斧,象征着石油工人开天辟地的伟业与壮举。

 我们的终点是去克拉2气井。那里,是伟大的西气东送工程的起点。和沙漠地貌截然不同,这里是犬牙交错、怪石林立的雅丹地貌。没有路,钻井的迁移甚至不得不动用直升机。石油工人硬是在这乱石中,打下了井,钻出了气,修成了路,铺下了管道。当我把耳朵贴近输气管道,听见丝丝的天然气奔走的急促喘息声,那一刻,真有点让人激动。它们翻山越岭,渡江跨河,要到数千里之遥的上海、北京。那一刻,我真想让北京的亲友知道,当你们为做午餐轻轻转动天然气灶的开关旋钮时,我能听见那清脆快活的声音,我的心跳正激荡在这离你们遥远而又亲近的地方。

 虽说是深秋,草木尽枯,但我却看到了荒漠里最令人难忘的色彩。在石油工人红色的工作服上,有一枚闪闪的徽章,上边是金光灿灿的黄色,下边是红光闪闪的红色。人们说那黄色,是天然气的象征;红色,是石油的象征。我却觉得那红色,是红旗飘动的色彩;黄色,不正是五星光芒的辉映?

(人民日报2006.4.8)

《彩色的荒漠》--雷抒雁 - 志千里 - zjhy85的博客
《彩色的荒漠》--雷抒雁 - 志千里 - zjhy85的博客
《彩色的荒漠》--雷抒雁 - 志千里 - zjhy85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