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jhy85的博客

淡泊明志 宁静致远

 
 
 

日志

 
 
关于我

这世界并不会在意你的自尊, 这世界指望你在自我感觉良好之前先要有所成就. 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 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网易考拉推荐

《历史的流沙》-- 雷抒雁  

2015-02-08 15:24:11|  分类: 名作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历史的流沙

 雷抒雁

 北京三环路畔有一家书店,叫“知不足”。好名字!是要人去买书、读书。读,然后知不足。古人的话大体是对的,不读书时,侃侃而论,似乎天文地理人事,无所不知,一翻开书,惊出一头汗,原来尚有那么多事不知;甚至先前以为已知的,却是半知,或谬知。

 这是熟理,不说。以写作人的目光看,翻翻前人的书,忽然能生出些恐惧来。在我们的前边有多少呕心沥血,三更灯火五更鸡,自以为写下了惊天动地诗文的人,竟被历史的流沙埋得这等严实。如今说出他们的名字,极少有人知道,说出他们的著述,读过的人万里难得寻一。

 不信,随便说出几个,你测验一下自己。

 汪琬,清代诗人学者,生前刻有《钝翁类稿》62卷,又有《续稿》56卷。

 周篔,清代诗人,著有《词纬》30卷,《今词综》10卷,尚有其它著作多种。

 毛奇龄,清代诗人,著有《西河合集》492卷,其中诗54卷,还有其它大量著作。

 不用多录。这几位距今不过三百来年,当时都是红红火火的诗人学者,如今名如枯草,卷掩黄沙。我如不提,多数人不知尚有过此人及其如此丰富的著作。

 明人张岱是一位散文名家,他撰写过《石匮书》220卷,是纪传体明史。后又续修南明历史《石匮书后集》63卷。张岱自信这些书可以传世,应以金为匮藏之石室,那种自负,应不逊于今人。

 不说诗文,且说做菜理厨,古人的著作,就可以汗牛充栋喻之。前边说的那位张岱的爷爷就写过四卷《饔史》,他自己又写了《老饕集》。在此之前,从晋代到唐代,就有人以10卷本写过《食方》、《食史》,唐代人段文昌更有50卷写过《食宪章》。

 历史的尘沙,让人不敢回头,多少创造,多少建筑,都沉沉地埋进了黄沙。那古楼兰的繁华强盛,让唐帝国如芒刺在背,边塞诗句“不灭楼兰誓不还”,唱的是决心,也唱的是艰难,唱的是牺牲。可是如今,我们只能从那漫漫黄沙下坍塌的土丘推认当时的建筑,从未朽的枯骨分辨远去的古人。他们的创造,他们的歌唱,他们的诗文以及由此引起的鸡争狗斗,得来的荣华富贵,享受的声誉名望,一概地都归了沙尘。常说历史无情,大概就在于此,埋葬了多少爱恨情仇。

 先前的文人也有过风流,也有过宗派,也有过吹捧和打压,更有过相互围剿与厮杀。可是,一旦时过境迁,一切都风流云散,花落水逝。历史的无情还在于历史的霸道,一概地不论输家赢家,尽覆黄沙之下。

 文人多狂士,一旦成名,难免“仰天大笑出门去”,要“一览众山水”。自己写的片言只字,都以敝帚自珍,不肯让人雌黄。古人概括为“文人相轻”,可知此毛病由来已久。加之过于自珍自恋,便有俗语说:“别人的婆娘,自己的文章。”宁肯让美丽给别人的妻子,不可输美文于自己的文章。看看那些为了获得某种奖誉的寻机奔走,获取虚名后的趾高气扬,使可洞见其心态之一二。

 时代如人,要前进,自然背不动许多陈旧的包袱;那些先前看来还光光亮亮的劳什子,现在只好扔到一旁让尘封沙掩。

 前边说过的那位张岱先生,是位完整地经历了由盛转衰,由红变暗全过程的一个典型。

 这个纨绔子弟,说起先前的自己,充满了夸耀和感叹,他说他“好精舍,好美婢,好娈童,好鲜衣,好美食,好骏马,好华灯,好烟火,好梨园,好鼓吹,好古董,好花鸟,兼以茶淫橘虐,书蠹诗魔”。看看,真是人间的一切繁华和欲望都被他集于一身。读到这里,我想,若是生在当今时代,这小子行文作诗,要获得国内大奖如囊中取物;如再有几个洋哥们儿一捧,弄个诺贝尔奖什么的,也未见得不行。

 可是,历史弄人,明灭清立,先前的繁华尽被风吹雨打去,张岱一下子就变成另一个人:“年过五十,国破家亡,避迹山居,所存者破床碎几,折鼎病琴,与残书数帙,缺砚一方而已。布衣蔬食,常至断炊。”这就让他回首往事,不能不恍如隔世了。

 历史的流沙,把他的自负、狂傲、才华、富贵、虚名、心血,统统淹没。

 当然,历史并不虚无,当我站在秭归,站在屈原高傲孤愤的塑像前边;当我站在李白墓前,站在那方千古巍然屹立的墓碑前,我就想到,其实,许多大的文人如大的思想家,他们是高耸的山峰,是根深叶茂的大树,历史的风吹过,它们不会动摇。沙尘只会匍匐在他们的脚下,无法遮蔽他们身影。他们的存在反倒丰富和深厚着历史。我想说的是诗人也罢,文人也罢,来了,如春花开绽;去了,如黄叶飘落。留下的只是果实,即你安身立命的作品。这果子能否在许多年以后重新萌芽,则在于它的生命含量。你现在的奔忙,其实对它能否恒久无助。

 前些年,有人将自孔子至今的文化名人,归统齐数了200名。新中国建立前是150名。算一算,孔子至今将近3000年,大约是1520年出一个名人。一个世纪也就四五个人。但当今却占了50名,许多小弟弟、小妹妹也孔子一般入了名籍。我想新中国的文学成就即便很大,这么与历史比,未免过于乐观了些。本文前边说过的几位著作等身的人,曾名极一时,今天却不为人知,不就是明证么!

 冬天到了,寒风又起,窗外呼呼喇喇吹起些黄叶。塑料袋也好风凭借力,飞上了枯树枝头,远远看去,竟像是花簇一般灿然。

(今晚报2006-02-01

《历史的流沙》-- 雷抒雁 - 志千里 - zjhy85的博客
《历史的流沙》-- 雷抒雁 - 志千里 - zjhy85的博客
《历史的流沙》-- 雷抒雁 - 志千里 - zjhy85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