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jhy85的博客

淡泊明志 宁静致远

 
 
 

日志

 
 
关于我

这世界并不会在意你的自尊, 这世界指望你在自我感觉良好之前先要有所成就. 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 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网易考拉推荐

《朱希祖与马氏兄弟》--朱元曙  

2015-04-12 08:56:25|  分类: 浙江名人名作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希祖与马氏兄弟

朱元曙

 这马氏兄弟指的是马幼渔、马衡,也是北京大学的名教授。其实他们家不止这兄弟俩,他家共有九位兄弟,可活下来的只有五个,分别是二先生、四先生、五先生、七先生、九先生。马幼渔是二先生,名裕藻,字幼渔;马衡是四先生,字叔平。其他三位也比较有名,只是比这两位兄长名气稍小,且不在北大,因而不太为人知晓。

 这马幼渔与朱希祖真正是“同年”,即同为浙江“百名师范生”在日本早稻田大学留学,同年在章太炎门下受业,同年在浙江嘉兴中学教书,同年在浙江省教育司()供职,同年作为浙江省代表赴北京出席教育部读音统一会,同年进北大为教授,后马为国文系主任,朱为史学系主任;又同年为北大研究所国学门委员会委员和国学门导师,后来又同受傅斯年等人排挤,只不过后来朱希祖因排挤而离开北大,马先生则坚决不走,看你奈我何。从一九一三年至一九三七年,马幼渔在北大二十五年,任国文系主任二十年,真正是北大的老资格,所以银安殿上教授评议会的金交椅总少不了他的一把。

 马幼渔的夫人陈德馨也是一位了不起的人物,可能是中国最早出国留学的女子之一了,朱希祖一九〇六年五月二十六日日记就记录了当日日本报纸登载的九名清国女子留学生的名单,上就有陈德馨,并注明“二十六岁,浙江马幼渔夫人”。

 朱希祖与马幼渔有两件事已载入中国语言史册。一是“注音字母”,一是“新式标点”。一九一三年,朱希祖与马幼渔同时作为浙江省代表出席“读音统一会”,会上最后通过的方案,就是朱希祖起草,马幼渔、许寿裳、鲁迅、钱稻孙、陈睿共同具名的“注音字母方案”,该方案一直使用到一九五八年,即使一九五八年之后中国所出各大字典仍附有该方案,台湾省到目前仍在使用。不知为什么,现在讲这段历史,不少书上总是说这个方案由鲁迅等人提出,一个“等”字,竟然把起草的朱希祖、正式代表马幼渔给“等”掉了。新式标点是一九一九年的事,那年十一月,朱希祖与马幼渔以及胡适、周作人、刘复、钱玄同六人联名上书教育部,提出《请颁行新式标点符号议案(修正案)》。该议案由胡适起草。教育部于次年二月通过该议案,自此全国正式启用新式标点。也许对朱希祖、马幼渔两位大师级的学者而言,上述两件事在他们的学术成就中是不足道的小事,但却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因为在北大的贡献大、地位高,朱希祖与马幼渔最终受到一些从英美留学归来的新近少年的猜忌。要夺取你的权力就说你把持校政,独断专行;要取代你的学术地位就说你思想陈腐,毫无建树。这也是某些文人惯用的伎俩,反正找点借口是很容易的。这就得说到“学生运动”和“运动学生”的问题了。北京大学校长蒋梦麟说过,在大学有三派势力,一是校长,一是教授,一是学生,三方中任何两方联合起来对付第三方总是无往而不胜的。所谓学生运动或学潮,总是有人在背后去“运动”学生,五四运动就是一例,据说北洋政府在巴黎和会上大吃其亏,于是政府有意放出风来,让学生闹,以便谈判代表在和会上讨价还价。

 一九二九年七月《河北民国日报》上突然登载了北大学生的《警告朱马二教授》的文章,说朱希祖、马幼渔“二教授把持校务,黑幕重重,请学校当局严重取缔”。于是朱、马二人向北大代校长陈百年递交辞职函,然后是陈百年致函慰留,再然后是蔡元培致函慰留,最后是朱、马二人收回辞职函继续留任。据当年亲历其事的谢兴尧回忆说:“自民十六革军北伐,学界风潮尤为澎湃,新留学回来的,谁都懂得政治手腕,于是设法煽动学生中的有力分子,以群众为后盾,向学校说话,名为请求,实即要挟。这中间凡信仰、同乡,各种关系都有,只要讣闻上所列的那些谊,都用得上,又以主义与党谊的作用,最为激烈。……我还记得,似乎有位研究农村经济的新人物,也曾在北大教过书,这时忽又想回北大作教授,学校当局大概是恐怕他戴的红帽子,将来惹起麻烦。没想到这位先生便以学生为斗争工具,来个‘霸王硬上弓’,说朱希祖、马幼渔二人把持校政,不肯聘请新人。中间也曾贴标语,闹风潮,末了这位先生还是进来了。”(一九四九年六月《子曰丛刊》第二辑《红楼一角》)谢先生文中说的那位“研究农村经济的新人物”就是陈翰笙。此公是德国柏林大学的博士,留学过美国哈佛大学。一九二四年任北大教授,一九二六年“三一八”之后避通缉离开北大,一九二七年在莫斯科国际农民运动研究所任研究员,所以有“学校当局大概是恐怕他戴的红帽子,将来惹起麻烦”之说。

 一九三〇年十二月,朱希祖又遇到一次学潮,学生散发匿名传单《北京大学史学系全体学生驱逐主任朱希祖宣言》,于是朱希祖作《辩驳〈北京大学史学系全体学生驱逐主任朱希祖宣言〉》登载在《北京大学日刊》上,并辞去北大教职,改就中央研究院研究员之职。之后蒋梦麟兼任史学系主任,傅斯年为名誉主任。其实这次背后指使的人物就是靠学生运动成名的,朱希祖、马幼渔二人的学生傅斯年。对此朱希祖当时并不知情,直到一九三四年林公铎因与胡适闹矛盾被解职,到了南京,朱希祖才知道个大概。吴梅日记中说:“往访林公铎……方知朱逖先之南来,受傅斯年之绐,许守白之解约,出胡适之意,而朱与许皆未知也。可胜浩谈。”(转引自刘召兴《朱希祖与胡适》)所以后来朱希祖一九三八年八月七日日记中才有“不料民国十九、二十两年,遘傅斯年逢蒙之祸,北京大学及中央研究院两被夺位”的话。北师大周文玖教授前些年为此事专访过与傅斯年有过密切接触的何兹全先生,何先生说:“我当时很年轻,具体情况也不清楚,但有一次傅先生与我聊天时曾说起这事,说他鼓动学生赶走了朱希祖……傅先生谈起这件事时很得意。”(见周文玖《朱希祖与北京大学史学系》)

 朱、马相连,朱希祖被赶自然会牵连到马幼渔。林公铎被解职,傅斯年拍手称快,他致信胡适,说得知“国文系事根本解决,至慰”,并大骂马幼渔,希望将马氏也一起扫除。但最终还是没能“扫除”,因为马幼渔手中有北大的无限期聘书。其实朱希祖手中的也是无限期聘书,但受傅斯年之“绐”(即欺骗)而辞去了北大教职。有趣的是一九三四年北京大学又聘请朱希祖为名誉教授。

 朱希祖与马幼渔的事就说到这里,下面说与四先生马衡的事。马衡是个金石学家,鉴定古物的眼光很是了得。周作人说有一次朋友买了块“酱油青田”,得意地拿给马衡看,马衡将石头拿得远远地一看,说道“西贝,西贝”,意思是说“假”(贾)的。他还是北京大学研究所国学门考古学会主席,后来做了故宫博物院院长。这故宫博物院院长、北京大学校长、北京图书馆长在当时可谓北京文化界三巨头。这比现在的三位“长”,学术影响要大多了。

 朱希祖逝世时,马衡送的挽联是:“追随京洛风尘,金石论交将卅载;传授余杭薪火,名山盛业足千秋。”看来马衡先生是把朱希祖当做研究金石、古物的同调的。朱希祖虽不是鉴定金石真伪的专家,但他从文献学的角度对古代金石的研究也是很有成绩的,如《中国古代铁制兵器先行于南方考》《梁代货币考》《南京新出土梁普通四年五铢钱范考》《梁代碑录》《两宋盛行铁钱之因果》《宋安州出土古器考》《明初铁券考》等。马衡从进北大当教授开始就与朱希祖有金石学方面的交往,马衡先是在史学系教授金石学,后又与朱希祖同为研究所国学门委员会委员和国学门导师,又同时受聘为“清室善后委员会”清点故宫文物,又共同进行整理故宫档案,后又同为中央古物保管委员会委员。正因为如此,马衡先生才会有“金石论交将卅载”的说法。

 朱希祖虽对古物有一定的研究,但主要是对古物做文献学方面的研究,所以对古物的真伪鉴定不如马衡。一九三五年,因修建江南铁路,在南京光华门外中和桥草场圩出土大量梁代五铢钱范,据说在现场发现一方石碑,上书“谓山窑”三字,并刻有“梁普通元年三月建”,此碑为南京经古斋老板张煦园花三十元购得。张煦园得此碑后,将其拓片分赠专家、学者。金陵大学金石学家商承祚将拓片拍照制版,登载在《金陵学报》上。后来张老板又托朱希祖的女婿罗香林将此碑拓片送给朱希祖看。其时朱希祖正任中央大学史学系主任,并受聘为中央古物保管委员会委员。朱希祖起先怀疑有假,因为史书上记载梁普通四年始铸五铢钱,但到出土现场一看确实出土了大量的钱范,且确真无疑,于是对这块石碑就确信无疑了。于是朱希祖建议中央古物保管委员会收购此碑,价六十元。碑收购回来,朱希祖又心存疑惑,于是请马衡先生一看,马先生一看便说是假,不知他当时是否也是远远地看一眼,说道:“西贝,西贝。”为了找出这块碑是怎样造的假,两人又到另一家古玩店验看新在南京出土的唐会昌元年韦孜墓志,发现其石质与伪谓山窑石刻相同,乃知谓山窑石刻系旧墓志盖所伪造。于是朱希祖径至经古斋质问张某,张某支吾无言。最后是张老板收回石刻,缴还奖金。这中间当然还有其他故事,因与马先生无关,就不在这里说了。

 抗战开始后,朱希祖与马衡都到了重庆。当时重庆文人大写“寺”字韵诗,这中间自然是少不了马衡的。有趣的是马衡作了一首用飞机、炸弹入诗的七古向朋友们征求和诗,可惜马先生的原诗我没有见过,只是在朱希祖的日记中见到和诗,朱希祖在和诗的小序中说道:“吴梅村诗云,‘西洋馆宇逼城阴,巧历通玄妙匠心。异物每邀天一笑,自鸣钟应自鸣琴’。前贤诗已用新名,三百年来作者反深闭固拒,可慨也。吾友马君叔平,今以飞机、炸弹等名词入诗,可谓先得我心。以诗和之。”诗中有句云:“文人好古捐今语,不替糕字矜雅驯。一朝创作沦亿载,语有文无意何在?飞机炸弹震乾坤,铁路轮船缩陆海。大儒今若起孙卿,张惶文物必堪惊。欲教学艺年年进,岁布新名济旧名。”朱希祖与马衡都是研究旧学的,这诗倒是写得有不少新气。

 这些都是大半个世纪前的旧闻了,写于此聊供谈资耳。

    (选自《万象》2008年第10期)


朱元曙先生代表家人在纪念朱偰先生百年诞辰座谈会上的答谢辞

朱元曙

 各位领导、各位来宾:

 今年415日是我父亲朱偰先生诞辰一百周年纪念,江苏省文化厅召开了这次纪念座谈会,我代表在南京、外地和海外的所有家人,向省文化厅的领导,向江苏省文物局、南京图书馆的领导表示衷心的感谢。同时,也向长期来一直关心我父亲朱偰先生的专家、学者、各界朋友,尤其是今年年初提出本次纪念活动倡议的三十几位文化名人,表示深深的敬意和谢意。也向专程赶来参加这次纪念会的我们故乡海盐的领导表示感谢。

 刚才,几位专家、学者分别从不同的角度谈了我父亲朱偰先生,使我们深受感动。我也想借此机会谈谈我对父亲的认识。

 最近,我一直在思考,为什么在父亲逝世39年后,还有这么多人在纪念他?我想大致有三个原因:一是他在南京历史古迹研究上开创性的贡献;二是他在保护南京历史文物方面所作出的卓越贡献和其为保护南京历史文物的悲壮的经历;三是在上述两项工作中表现出来的对民族、对国家高度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以及在灾难面前所表现出来的坚毅和刚强的人格。在这三个原因中,我以为第三项是更为重要的原因。

 确实如此,这种责任感和使命感贯穿了他的一生。父亲是经济学家出生,作为经济学家,他写了许多关心民生疾苦的论著,《田赋附加税之繁重与农村经济之没落》、《农业保护关税问题——洋米进口税之税率的研究》、《四川省田赋附加税及农民其他负担之真相》、《农村经济没落原因之分析及救济农民生计之对策》等论文,无不表现出一个负责任的经济学家的社会责任感。

 作为历史学家,他关心中华文明的保护和传承,并把它当成了自己终生的事业。大家都知道父亲“图考”系列的六部书(南京三部,北京三部)。也许,从前人的文物中发思古之幽情是文人的天性,但能从中跳出来,表达一种浓厚的民族忧患意识,则要有大襟怀。那时,正值抗战之前,父亲既担忧城市建设对文物的破坏,更担忧日本挑起的战争给文物造成的毁灭。他不惮劳苦,以一己之力走访南北两京及这两地周边地区的历史古迹,亲自摄影、测量、调查、考证,完成了它的煌煌巨著,为后人留下了珍贵的实地考察报告和图片资料。曾昭燏先生在她写的《南京市文物保管委员会第一、第二次野外调查报告》中说:“关于六朝陵墓调查,远在1934年至1935年已经由朱希祖、朱偰父子开始搜寻访问……朱偰还著有《建康兰陵六朝陵墓图考》、《金陵古迹图考》和《金陵古迹名胜影集》三书……这些都是我们调查时最好的参考资料。”不错,从物质层面讲,父亲的几部著作是后来研究者最好的参考资料;但从精神层面讲,更重要的意义在于他同整个民族共苦难,并且在民族灾难深重的年代,他向世人介绍着一个伟大民族的灿烂文化。

 当年,父亲以一己之力,挑起了应该由政府担起的重担,而且成就斐然。据史料记载,南京附近(包括丹阳、句容),六朝帝后王侯的陵墓共74处,但可考见者不多。上世纪三十年代,父亲经实地考察得27处(不含非王侯的晋卞壶墓),而截至2002年,经文物部门考古调查,也只得33处,且多依据父亲当年所著的《建康兰陵六朝陵墓图考》,而这33处还有一处为丹阳齐梁陵墓入口,这在父亲的书中已经提到。70年来只增加5处,可见父亲当年之不易。

 父亲是经济学家,也是历史学家,作为一个文物保护的专家,它是既考虑到古迹的文物价值,也考虑到如何合理的开发利用。1951年,他受聘为南京市勘查秦淮河小组组长,通过查阅资料和实地勘察,他写就了《我对于疏浚南京城内河道的建议》、《疏浚秦淮河,促进城乡物资交流》两份报告,报告中对秦淮河的疏浚、对秦淮河、青溪、运渎、杨吴城壕等文物的保护以及对秦淮河的利用做出了科学的合理的规划。这一切都表现出一个经济学家、一个历史学家、一个文物工作者的睿智和责任感。

 至于父亲在上世纪50年代,舍出自己的政治生命来保护南京的古迹,护卫南京的城墙,更是这种对国家、对民族高度责任感和使命感的集中体现。

 关于父亲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我再举他晚年的几个例子。1965年,已是“文革”前夜,极左的调子越唱越高,作为摘帽右派,父亲已感到暴风雨即将来临。这年212日父亲在日记中写道:“下午小睡未成,服药休息。春光明媚,家中阒无一人,瞻往思来,心中转觉不怡。因近年以来文化革命否定古代文化遗产,大部分凡旧社会有文名者一概不许发表文章,心殊不平,然亦惟有达观处之而已。”虽然如此,他仍然在尽着一个学人的义务,默默地进行着文物保护和研究的工作。23日,在梅花山,他看见工人施工挖出的孙权墓下水道砖被丢弃路旁,砖面为麻布纹,中有字似为“赤乌”,便报告了文保会,并写了《梅花山孙权墓砖》一文。这一年他还写了《龙广山新发现之晋陵》、《江乘古城遗址》、《从一篇新发现的明人故宫记中研究明故宫的制度建筑》,虽然他知道这些文章都不会被发表。这一年1112两个月,他还和中国科学院历史地理研究所的友人考察了明故宫遗址、明孝陵以及位于江宁的六朝陵墓,并根据新的考古发现重新绘制了《南京古迹图》。其实,此时这些研究与他的工作已经毫无关系了,但他还是凭着一腔责任感和使命感做着他觉得应该做的事。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父亲写了一批历史人物传记,如司马迁、玄奘、李白、郑和、郑成功等,这一批人物都是中国历史上铁骨铮铮的硬汉。这些人物都具有百折不回的顽强而刚毅的性格。父亲在19561016日日记中说:“余家有艰苦奋斗之传统精神。”正是这种传统精神,使司马迁、玄奘、李白、郑和等历史人物,在那个特定的时代,复活在他的心中。也正是这种精神,使得父亲在逆境中依然尽瘁于他的学术研究。也正是这种精神,使得他在担任江苏省文化局副局长的两年里,不辱使命,为人民、为民族做出了贡献。鲁迅先生说:“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拚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父亲不是完人,但他肯定属于“中国的脊梁”。

 父亲这样的人格以及他身上所表现出来的民族责任感和使命感与他从小受到的教育有关。父亲少年时就以司马迁的“君子疾殁世而名不称”来自勉学问德行,他晚年回忆道:“那时我佩服鲁仲连,功成不居;我爱好乐毅,君子交绝不出恶声;我喜欢荆轲、聂政,支持正义,剪除强暴。那时我立志要做一个大丈夫,干一番伟大的事业。”进入青年时期,在干一番大事业的企望中,又多了一份民族责任感和使命感,父亲说“我们世间的人,总还不免有自己所认清的责任,自己所认定的使命……我们所不能忘情的,还是民族与社会,我们还愿意尽自己的一点力量,造福于民族,造福于社会。”这种“造福于民族,造福于社会”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构成了父亲人格构架的核心,它使父亲不会和光同尘、与世推移;也正是这种“造福于民族,造福于社会”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使父亲在关键时刻能挺身而出大声疾呼,而置自己身家性命于不顾。

 父亲的性格是刚强的,甚至可以说是刚烈的。在50年代拆城风潮中,他敢于提出自己的意见,敢于对当权者提出批评。在日后的批判中,他依然敢于坚持自己的观点。甚至在文革中,面对残酷的批斗,他依然敢说:“我没有罪,你们这样迫害我,将来历史会证明你们是错误的。”

 面对着父亲这种坚毅的人格,和他对国家、对民族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以及他的死,我想到了德国大悲剧作家席勒的话:“生命不是人生最高的价值。”父亲宁愿毁灭生命以求“真”、求“美”、求“神圣”,求人类的上升,求最高的善。在父亲的悲剧人生中,我们感到崇高、感到悲壮,同时也看到了他的人生价值。

 昨天我的一位朋友对我说:“一个没有骨气的文人,使这个文人的悲哀;一个有骨气的文人而不被这个社会所承认,是社会的悲哀。”父亲是个有骨气的文人,可惜他不被那个时代所承认。今天,我们依然不应忘了那个时代。我们只有记住那个时代的悲剧,才能避免类似的悲剧重演。

 我在《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一文中说:“父亲把南京的文物古迹融入自己的生命,也把自己的生命融入南京的文物古迹,他用自己的生命完成了吞吐千古的伟业。只要南京的文物古迹还在,只要南京的城墙还在,父亲的生命就还在,即使这一切都毁弃了,只要父亲的书还在,父亲的生命也一样存在。”今天我想加一句,即使上述的一切都不存在了,但父亲那种为民族“虽九死其犹未悔”的至坚至笃的责任感和使命感,为真理“刚强而不可凌”的至刚至正的伟大人格将永远存留于天地之间。一切有形的东西终将湮灭,而伟大的精神和人格则绵延永久。

 再一次向各位领导,各位前辈,各位来宾表示深深的谢意。

 2007-04-15


朱元曙,朱希祖孙,朱偰子,浙江省海盐县人。现任南京玄武区教学督导,语文学科带头人,中学高级教师。在当督学前曾任南京梅园中学副校长,主管教学十年。近年来发表有关朱希祖、朱偰研究文章二十多篇。整理了朱希祖年谱、诗歌、日记、来往书信,收录于中华书局出版的《朱希祖文集》中。

《朱希祖与马氏兄弟》--朱元曙 - 志千里 - zjhy85的博客
《朱希祖与马氏兄弟》--朱元曙 - 志千里 - zjhy85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