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jhy85的博客

淡泊明志 宁静致远

 
 
 

日志

 
 
关于我

这世界并不会在意你的自尊, 这世界指望你在自我感觉良好之前先要有所成就. 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 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网易考拉推荐

《钓鱼台》--陈学昭  

2015-04-25 08:47:00|  分类: 浙江名人名作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钓鱼台

陈学昭

 星期日的午后,曙天女士与衣萍先生来邀我去阜成门外骑驴。漱六女士问我去不。我说:“想去,只不过有些心怯,怕跌跤。”“不要紧的,”曙天女士说,“你骑过绍兴到兰亭去的驴子,这是一样的。”漱六女士是有许多工作的,并有杂碎的家务;她很难得出去玩几次时,总要这里交代一下,那边关照一声,这样在我是办不到的;至于曙天女士呢,活泼而又善辞令,虽然我不能常常与她交接,而发现她更多的长处,即在待人接物上,处处流露出阔大而有经验的种种。我想,像我这样软绵绵的一个人,或者永远不能改善了罢!但眼前左右,都有着这些值得我颂赞的人。

 我们直坐车到阜成门,下了车,刚出城去,在那城墙下见有许多石匠,在凿石块,如在广安门所见一样,我一时竟不能猜知他们是将成就些什么工作,他们的工作是远大而且悠久,惟有这些叮叮咯咯凿石的声音如街乐一样的振荡我的耳鼓,使我立刻想到游玩与工作,我的小小的书桌上还堆着几十本的文卷,我的白皮箱上还积着数月不曾翻一翻的青面书本,然而这些时日是怎样过去的!我曾留着些什么呢?我的工作不能如他们石匠一样的凿成半块的或一块的成规成矩的石子,我有时候剩着无聊的感叹,有时候转在沉闷的圈子里……人生呀!人生呀!这是我的人生么?

 出了城门,雇了四只驴子,大家坐上了,巍巍地过了环城铁路的轨道,渐渐的落乡了。我骑的驴子走得较慢。驴夫说:“它疲倦了!”驴夫没有用鞭去打它,我也只是宽宽的拉住绳子,让它慢慢的走。“贪看沿路的景色,处处担搁,又落后了!”我这样想。这时候,他们三位连人带骑都没有形迹了,泥路是低陷得像山道一样,有些又是十分高起的,总是狭隘而且曲折。远远的望着疏疏落落的人家,茅屋,麦垄是稀稀的,前面是远远的青山的影,秋阳却在后面照着我呢。

 过了望海楼村,一拐,他们却停鞍在等我咧。我们如像久别初逢时的惊喜,大家“呀!呀!”的喊起来了。“快要到了!”衣萍先生说。固然,又只是一拐,过了石桥,就在那大树下,停住了,大家下来。

 一泓碧水岸旁有无数的枯黄了的芦荻,在无风亦无浪的河边,它是寂寞地,孤凄地轻轻地摇曳着。我看着这么样的平波浅水,远树斜阳,不能自己的使我想到旧游;我想徽河,想兰亭,想西湖,都在我梦寐似的沉醉里。

 沿着河边走去,树的倒影里闪动着人影,望着对堤的一带垂杨,绿叶辞去了的故枝,零零落落的残叶,深黄的,淡黄的,朦朦的如像浮泛着的薄云,然而一片浮燥的黄土,在这里,已是不易完成春天的幻象了,何等潇洒的清秋呵!

 为要过石桥,重又走上麦垄来,刚才河里的人影,现在是在秃树之影下了。石桥是十分古旧,但式样我是罕见,在一边似乎还留着石栏的痕迹。过桥,驴夫们正坐着谈天,我们便进花园去,就有上钩鱼台的石级,“去罢?”大家彼此问。“不去也罢!”这么一来,终于便走过去了。我爱游玩,但对于新鲜的景物,我却不愿像猎者一样的去搜寻,像对于他们的野禽。我为欢喜留着不尽的爱好,无限的趣味,我愿意在朦朦之中去想像它,反正我是不想用科学去实验,也不想用功利去衡量,只是这么远远的近近的欣赏着。

 呀!寂寥庭院!这样的寂寞的庭院,个径里长着青苔,小桥上积着灰尘,四处亭榭均深深的闭着,衰草与残花乱乱的堆着,人去屋空,不意令人想到历来的所有的盛衰,诚是“人无千年好,花无百日红!”何其匆匆!几片落叶随地簌簌的飘下,几株枫树,几许枫叶,在夕阳里闪闪的映出金光。

 踯躅的出了园门,我的心空泛泛的又起了无可言说的怅惘,仿佛记着母亲罢?病睡着的母亲,常说日长如年,叫人心焦。三四年前我可怜的,还不知道什么叫心焦。辛弃疾所谓“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诗强说愁。如今识尽愁滋味,爱上层楼,怕上层楼,却道天凉好个秋!”现在似乎在早上看着太阳升起,晚上又墙角边慢慢的移去,这些情景,都会引起心灵里的空泛,然而我是常常离别着我的母亲,我也不知道为些什么?“为名利乎?为权势乎?我皆不得而知也。”他乡久客,几成习惯,无羁似的马,我愿放步的走遍全世界。

 骑着驴子,缓缓地归来,两旁的景色这么的多情而留恋呀,然而我还有工作,须像石子一样的去凿呢。我也不希望凿得成方或圆,但凿得怎样就成怎样。这时,秃树含烟,暮霭更深沉的罩住了。

 19251115日,夜


 陈学昭(1906.4.17--1991.10.18)原名陈淑英,女,汉族,笔名学昭、野渠、式微、惠、玖等。浙江省海宁盐官镇陈家埭人。曾参加浅草社、语丝社等文学团体,1927年赴法国留学,兼任天津《大公报》驻欧特派记者,上海《生活周报》特约撰稿人,1935年获法国克莱蒙大学文学博士学位,回国后历任延安《解放日报》副刊编辑,《东北日报》副刊编辑,浙江大学教授,浙江省文联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浙江分会名誉主席,专业作家;中国文联第一、二、三、四届委员,中国作家协会一、二、三届理事,全国政协委员;1921年开始发表作品;19911018日在杭州逝世,终年85岁。

    陈学昭出生于书香门第,自幼爱好文学,一九二三年发表处女作《我所希望的新妇女》,步入文坛。青少年时代,由于投稿,认识了戈公振、茅盾、周建人、章锡琛、瞿秋白、鲁迅等文坛大家和革命前辈,受到潜移默化的影响,从中得到的教育决定厂她日后的为人和作文。早年曾在《时事新报》、《浅草旬刊》、《妇女杂志》、《新女性》、《语丝》、《京报副刊》、《晨报副刊》、《文学周报》、《申报·自由谈》、《朝花旬刊》等刊物上发表散文和诗。一九二七年赴法留学,期间曾任天津《大公报》驻欧特派记者,也为《国闻周报》写稿,任《生活》周刊特约撰稿人。一九三四年底,获文学博士学位,旋即回国抗战爆发后毅然投身革命。一九四九年八月曾任浙江大学党支部书记兼中文系教授,一九五七年出版长篇小说《春茶》;同年被错划成右派后,到杭州大学图书馆作资料工作;在艰难境遇中,写成《春茶》、《工作着是美丽的》二书下卷初稿。一九七九年二月平反并恢复党籍,任中国作家协会顾问,浙江省文联副主席、浙江省作家协会名誉主席。

    一九二三年至一九九一年,辛勤创作六十八年,留下四百多万字的作品及译著,体裁较为广泛,有小说、散文、诗歌、评论等。著有长篇小说《工作着是美丽的》、《春茶》,散文《倦旅》、《忆巴黎》,回忆录《天涯归客》、《浮沉杂忆》、《如水年华》,报告文学《延安访问记》,翻译作品《列宁与文学及其他》、《<->及其他故事》等。

《钓鱼台》--陈学昭 - 志千里 - zjhy85的博客
《钓鱼台》--陈学昭 - 志千里 - zjhy85的博客
《钓鱼台》--陈学昭 - 志千里 - zjhy85的博客
《钓鱼台》--陈学昭 - 志千里 - zjhy85的博客
《钓鱼台》--陈学昭 - 志千里 - zjhy85的博客
《钓鱼台》--陈学昭 - 志千里 - zjhy85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