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jhy85的博客

淡泊明志 宁静致远

 
 
 

日志

 
 
关于我

这世界并不会在意你的自尊, 这世界指望你在自我感觉良好之前先要有所成就. 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 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网易考拉推荐

《悼亡友傅孟真先生》 --朱家骅  

2015-04-09 08:50:25|  分类: 浙江名人名作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悼亡友傅孟真先生 

朱家骅

 民国六年在北平,沈尹默先生对我说:“傅孟真这个人才气非凡!”我当时并不认识他,到了民国十五年我在中山大学,为了充实文学院,要找一位对新文学有创造力,并对治新史学负有时名的学者来主持国文系和史学系,和戴季陶、顾孟余两先生商量,聘请他来担任院长兼两系主任。是年冬,他从德国回来到校,马上全力以赴,他延聘有名教授,自任功课亦甚多。十六年春,更在文学院内,创办历史语言研究所,他对教务贡献甚大,当时中山大学的声誉隆盛,他出力很多。

 我从那时起和孟真先生相处。二十多年来很少分离。十七年夏,中央研究院成立,他于是年底应聘任历史语言研究所所长,所务以外,并襄助蔡孑民先生策划院务,院内一切制度赛文确立,和各种方案的订定,他贡献了不少的意见。后来中央研究院的发展扩充,他有很大的功劳。他一生的兴趣,都寄托在史学方面,平素的精力,也都放在史语所里面。抗日军兴,史语所由南京而长沙而昆明,最后迁至四川宜宾李庄。胜利以还,搬回南京,规复设施。喘息方定,复以撤退台湾。这十数年来一再播越,所内各项研究工作之进行,由于物质条件之欠缺,当然不能悉如原定计划,但是他深自刻苦,领导工作,成绩斐然。自始至终,未尝稍有松懈。

 中国虽是几千年来史籍最完整的一个国家,却是史学的研究,尤其在方法上,一直没有什么进步。到了章习斋才算有些革新的见解。若是要说真正的新史学,那还是最近廿余年来的事情。在这一方面的领导,孟真的确是个主要的力量。

 因为他是史学家,从历史的研究,他深知人类的文化是怎样的演进,他更深知人类是爱好自由,爱好平等的。极权统治,阶级斗争,都是灭绝人性,违反进化,暂时容或得逞,终久必归失败,决不会把文化的体系从此推翻。文化的演进,本来常有曲折,并非直线向前,譬如海上惊涛,因风而起,风过自止。

 孟真为人,磊落轩昂,自负才气,不可一世。执笔为文,雄辞宏辩,如骏马之奔驰,箕踞放谈,怪巧瑰琦,常目空头下士。因此,有人目他为狂,也有人说他是狷。狂也好,狷也好,正是他过人之处。唯其狂,所以富于情感,笃于友谊。唯其狷,所以办事能坚持主张,确守职责,为要贯彻他的主张,完成他的职责,他常常能力排群议,独行其是。因为我对他有了这个深切的认识,所以有许多事情,认为非他莫属的就时常推在他的肩上,而他自己为了国家,为了友谊,也时常见义勇为不辞辛劳。

 说到这里,我觉得在友谊上实在对他很多抱歉。二十二年春,我还服务于教育部,以很少的经费,请他负责筹备中央博物院,他竟能以这少得可笑的钱,血心规划,树立初基。以后他虽因职务关系,推请李济之先生继任,但是他也始终深切关心的。廿五年春,我应蔡先生之约,任中央研究院总干事,冬间奉命主浙,一再坚辞未果,而势难兼顾,其时蔡先生又患病在沪,同仁集议结果,要我暂勿向蔡先生提起,只得勉强拖延下去。虽有时亦分身到院工作,但所有事务,都偏劳孟真代为处理。次年七七之变,淞沪战事旋起,浙江首当其冲,不能稍离,而京中告急,更无法兼顾院事。在这一年余之中,院内诸事,无论巨细,悉承孟真照料,甚至全院西迁,也都是由他一人办理。廿七年夏,蔡先生始准我辞,廿九年,我继蔡先生之职,请孟真担总干事,为了院,为了朋友,他欣然的答应下来。总干事是院内实际行政的总枢,而孟真办事又是特别富于责任心,因而在这个时期里,他就得了高血压的病,病后始脱离总干事职务,这件事使我至今犹觉耿耿。抗战胜利,各校复员,北京大学地位重要,我和他商量,想请胡适之先生担任校长,他也竭力的主张,不过胡先生不能立即回国,结果,又把代理校长推在他的身上。他当时虽表示不愿,但北大是他的母校,而胡先生又是他的老师,我以大义相劝,也不得不勉强答应。从昆明迁回北平,再以后来的规复设施,又是一件极繁重的事情,使他的身体再度的吃了大亏。所以到卅五年冬天胡先生回国以后,我就力劝其赴美疗养,临行的时候,还赠送一张照相,并且说了一句很沉重的话,他说:“这次出去,能否再见,难说得很,希望以此为念。”我当时听了这话,十分难过,也只得说了几句安慰的话,使他宽怀。后来屡次接他电函,知道健康逐步进步,友好之间,大家都为之欣慰。卅七年冬,史语所完整移台,不久台大校长出缺,大家正感到台湾的重要性,或将因此而更加增加,想把它变成文化的中心,所以对台大校长的人选,也不能不特别慎重。我考虑再三,觉得只有再和孟真先生商量,当时他回国不久,夙疾方瘥,当然不愿再任繁剧,重损健康。可是我复相劝,他又公而忘私,慨允担任,这两年多来,他不但处理校务辛勤备至,而且对教育文化界撤退来台之人士,亦竭诚接待。在他去世的前几天,闲谈之中,他忽然对我说:“你把我害了,台大的事真多,我吃不消,恐我的命欲断送在台大了。”当时我只以为他因感觉办事的辛苦,而出此苦语。不意数日以后,便成谶言,更使我悲痛万分,有负良友。至于他的逝世,对国家社会的损失,尤其无可补偿了。

 回忆廿五年前,在广州相识之初,情景历历,还仍在目前,而人命危浅,倏已淹忽,搦笔书此,有陨如雨!

     一九五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于台北

{注:傅孟真即傅斯年(1896326-19501220),字孟真}


 朱家骅(1893530日-196313日),字骝先、湘麟,浙江省吴兴县北门外(今湖州白雀乡瑶阶坝)小港里鹤和堂人,中国教育界、学术界的泰斗、外交界的耆宿,中国近代地质学的奠基人、地质学家、中国现代化的先驱,然以其特出的聪明才智和过人的精力,担当过教育、学术、政府、政党等多项重要职务,与中国政局的演变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影响现代中国甚巨。朱家骅曾是中统负责人,20世纪20年代至40年代中德关系的重要人物。

朱家骅曾任中华民国中央研究院总干事、代理院长。此外还曾任中华民国行政院及考试院副院长、教育部部长、交通部部长、浙江省政府主席等职务。他是1920年代至1940年代中德合作中的重要人物。他还曾任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局长,被视为陈果夫、陈立夫兄弟的CC系的一员。

朱家骅生于1893530日(农历四月十五日)。早年先后入南浔正蒙学堂、南浔公学。1908年(光绪34年)秋,入上海同济德文医学校学习。在校期间,1911年(宣统3年)辛亥革命爆发,朱家骅在上海参加革命派的中国敢死团。1912年,回到已改组为同济医工专门学校的母校复学,入电机系。1914年毕业后,朱家骅获张静江资助,赴德国留学,入柏林工业大学学习冶金。后来因受第一次世界大战影响,朱家骅无法继续学业,乃于1917年归国,到北京大学担任德语教员,不久再到瑞士留学,入伯尔尼大学。191883日在蔡元培帮助下以进修教授名义获北洋政府公费留学,朱家骅、刘半农、陈大齐、周作人、刘复、邓萃英、杨荫榆7教授赴欧美,是为我国教授留学之始。14日自上海十六浦乘南京号轮启程,同船者还有李济、余青松、查良钊、张道宏、张歆海、程其保、董任坚、董修甲、叶企孙、熊正瑾、刘崇鋐、楼光来、萧叔玉、徐志摩、刘叔和、叶元龙、汪世铭等公费和自费生。1920年,回到德国,入柏林大学学习地质学,1922年获哲学博士。1924年春,朱家骅归国,任北京大学地质系教授兼德语教员官。19263月,北京学生在游行中遭到临时政府武力镇压,酿成三一八惨案,朱家骅被指为学生游行的责任者,遭到北京临时政府的通缉。朱家骅遂逃回家乡,同年7月出任国立广东大学地质系教授、系主任。10月,广东大学改组为国立中山大学,朱家骅出任中山大学委员会代理委员长。192611月,朱家骅成为广州国民政府的广东省政府委员,从此开始政治家生涯。19275月,调任浙江省政务委员会委员兼浙江省农工厅厅长。6月,任中山大学副校长,两广地质调查所创办后,兼任所长。此外还任中国国民党广东省党部执行委员等要职。9月,改任中山大学教务长。10月,任浙江省政府委员兼民政厅厅长、中国国民党浙江省党部执行委员。19293月,当选中国国民党第三届中央执行委员(此后直到第六届一直连任中央执行委员)。19309月,任中山大学校长。11月,改任国立中央大学校长。翌年4月,任中英庚款委员会(1943年改组为中英文教基金董事会)委员长。9月,任全国经济委员会秘书长。12月,任国民政府教育部部长。193210月,改任交通部部长。193512月,退任交通部部长,出任中央政治委员会代理秘书长。1936年春,应国立中央研究院院长蔡元培招聘,出任中央研究院总干事。同年12月至193711月,任浙江省政府主席。抗日战争爆发后的19383月,朱家骅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参事室主任。4月,任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秘书长兼党务委员会主任委员兼中央调查统计局局长,在党务方面担当枢要。因担任中央调查统计局局长,被视为陈果夫、陈立夫兄弟的CC系的一员。7月,任三民主义青年团干事会常务干事兼中央团部代理书记长。第二次世界大战德国发动闪击战后,朱家骅继续主张中德合作,但后来德意日三国军事同盟成立,中德合作未能继续。19403月,中央研究院院长蔡元培逝世,朱家骅代行中央研究院院长职务。同年9月,朱家骅再任中山大学校长,12月改任中央大学校长。12月,出任考试院副院长。194411月,接替陈立夫被任命为教育部长。日本投降后的19459月,朱家骅作为中国首席代表出席了联合国教育文化会议。翌年11月,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正式成立,朱家骅临时担任中国代表团团长。19474月,朱家骅兼任国防科学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第二次国共内战末期的19496月,朱家骅撤离至广州,任中华民国政府行政院副院长。其后,朱家骅撤离至台湾,历任总统府资政、中国国民党中央评议委员。196313日,朱家骅病逝。享年71岁。

朱家骅以学者身份参政,在教育方面建树颇多。早在整顿中山大学时,他就表现出不凡的魄力与才华,并因此受到戴季陶的赏识,戴季陶曾公开说:“中国只有一个半人才。”半个指的是易培基,一个便是朱家骅。他还创办了国立编译馆,设立国立中央图书馆、博物院,改革教育制度,为中国文化事业和人才培养做出了卓越的贡献。此外,朱家骅特别注重保护学术研究人员和国家文物。抗战中,在其努力下,使得一大批珍贵文物免于落入敌手,为国家保存了一批稀世珍宝。在派系斗争中朱家骅也不甘示弱,他组成的“新CC系”,与陈氏“CC系”不分伯仲。

 朱家骅任“中央研究院”院长长达18,抗战期间,他组织了中央研究院的数次迁移,由于组织有序,指挥得力,所用人员尽职尽责,各所的仪器、图表、设备、资料等均没受多大损失,也使得科学家在艰苦环境中仍做出了出色的贡献。抗战胜利后,在朱家骅的主持下,中央研究院迅速发展为功能齐备、机构健全、拥有一批全国一流学者的科研机构,可以说朱家骅为中国科学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

悼亡友傅孟真先生 --朱家骅 - 志千里 - zjhy85的博客
悼亡友傅孟真先生 --朱家骅 - 志千里 - zjhy85的博客
悼亡友傅孟真先生 --朱家骅 - 志千里 - zjhy85的博客
悼亡友傅孟真先生 --朱家骅 - 志千里 - zjhy85的博客
悼亡友傅孟真先生 --朱家骅 - 志千里 - zjhy85的博客
悼亡友傅孟真先生 --朱家骅 - 志千里 - zjhy85的博客
悼亡友傅孟真先生 --朱家骅 - 志千里 - zjhy85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