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jhy85的博客

淡泊明志 宁静致远

 
 
 

日志

 
 
关于我

这世界并不会在意你的自尊, 这世界指望你在自我感觉良好之前先要有所成就. 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 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网易考拉推荐

《记忆》《序曲》--韩少华  

2015-05-14 10:38:03|  分类: 浙江名人名作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忆》

韩少华

 你正望着我呢,年轻的朋友——虽然,你与我并没有促膝而对,可我觉得出,你正望着我的额头,鬓角,端详着岁月留在那上面的痕迹…… 

 你的眼睛仿佛正在询问我:“记忆,是什么?” 

 哦,关于记忆,该说些什么呢? 

 医学家说:“健忘症是大脑走向衰亡的征兆。” 

 道德家说:“忘恩是负义之母。” 

 佛学家说:“置一切忧喜于心外者,得大自在。” 

 而革命家却说:“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 

 “这说的都是忘却——记忆呢?”你的眼睛,仿佛还在问我。 

 真的,关于记忆,究竟该怎样描述? 

 记忆么,没有重量。它却既可以压得人匍匐在地,又可以鼓舞人在理想的空间飞翔。 

 记忆没有体积。它却既可以让人敞开襟怀去拥抱整个世界,又可以使人的心眼儿狭隘得芥蒂难容。 

 记忆没有色彩。它却既可以使人的心灵苍白、幽暗,又可以让人的内心世界绚丽、辉煌。 

 记忆没有标价。它却既可以让一个人的生命价值上升到崇高的境界,又可以使另一个人的灵魂贬值到零以下。 

 ……而你,朋友,却执拗地望着我;那微启着的双唇,似乎就要吐出一句:“记忆究竟是什么?” 

 “记忆么,是灰烬。”有人曾这样说,“它燃烧过,可总归要熄灭的。” 

 “记忆是流水。”有人也曾这样说,“它奔涌而来,可也总要消逝到地平线之外去。” 

 “记忆是落花。”有人还曾这样说,“它喷吐过芳香,焕发过光彩,却总不免无可奈何地随风飘落,同春天永别。” 

 其实呢,即便是灰烬,不也尽可以化入泥土,去催发新芽么;即便是流水,到了天尽头,不还能解一解远行人的干渴么;即便是落花,纷纷飘散之间,不恰好透露果实正在孕育的信息么…… 

 一个献出自己的芳华,也要向人间启示出“春花秋实”的哲理的人,那枝头硕果就是他赠予耕耘者的甘美的记忆。 

 一个走进沙漠,也肯为狂渴的同行者捧上自己的水囊的人,他就把清醇的记忆留给了朋友。 

 一个将自己烧成灰,也要洒向大地,为生存者酝酿着稻谷香的人,他就永不会从后人的记忆中泯灭。 

 年轻的朋友,关于记忆,请允许我追述两个听来的传说: 

 有个阴谋家,作孽之余,用刑罚和药物毁了所有知情者的记忆力。可他自己,却恐怖得昼夜大睁着一双眼睛。一天夜半,他被自己的影子吓疯了。后来,有位哲学家说:“罪证可以被证人忘掉,而犯罪的记忆却无法被罪人摆脱——正像他不能扔掉自己的影子那样。” 

 有个过路人,在大地震颤的时候,从路边扭歪了的窗口里抢出一个孩子来。就在他把孩子搂在怀里的一刹那,屋梁撞裂了他的颅骨。记忆消失了,嘴角却留存着一丝笑意。后来,有位诗人说:“勇士可以忘掉自己的功勋,而人们却不会忘记勇士欣慰的笑容——那微笑是永恒的。” 

 嗯,只记得一己忧患的,是庸人。 

 忘记了人民疾苦的,是叛徒。 

 把记忆中的荣耀当做冠冕顶在头上的,是蠢货。 

 让不幸的记忆压得双膝着地的,是懦夫。 

 从成功的记忆里提炼警觉的,是智者。 

 而那忘掉自己的危难,却铭记着他人的艰辛,只为人民的幸福去忘我奋斗的人,才是勇士,真正的勇士! 

 哦,年轻的朋友,你还在望着我,望着我呢——不知我匆匆写下的这些杂乱的意思,可接触到了记忆所蕴含着的真谛了么?


《序曲》

韩少华

 窗帘,低垂着。

 每座镜台上,都亮着一盏小灯;每面镜子里,都映出一个正在描眉理鬓的姑娘。

 多么寂静,连让女伴帮助自己顺一顺背后的飘带,都只用轻悄悄的转身当作无言的请求。往常的喧闹消失了,有的只是准确、敏捷的动作与深思的眼神。

 镜台上的小灯,一盏一盏地熄灭着。姑娘们提着长裙,走了出去。一阵调试琴弦的声音乘空儿飘进门来。

 只剩下一个姑娘了。她承担了这里所有的寂静与严峻。

 望着镜子里的那个少女,她想:等序曲奏起来,蓝蒙蒙的灯光向舞台洒下深沉的夜色,那时候,就是你,镜子里的你,将要变成那个在人们心里活了千百年的精灵了。而你,刚刚毕业,就在这部壮丽的舞剧里担当这么有分量的角色。今天首次公演,你究竟能不能……听说,三场都客满了;天不亮,观众就排票来了。他们捧出满把热腾腾的汗珠子,献给生活;你呢,你为他们,到底能捧献出什么?

 她站起来,手臂在空中划了一条弧线。天哪,这么僵,没有诗意。望着镜子,她,慌了……怎么?镜子里,镜子里怎么有一位长者的笑容?噢——,她转过身来:“院长。”

 院长,鬚发斑白,是这部舞剧的导演。老人家望了望姑娘的眼睛,问道:“慌吗?”

 “慌。”

 院长笑了,说:“艺术这东西,是老老实实的。它从不亏负苦心人。不要指望意外的灵感,只去朴素地创造就是了。”

 老人家端详着她,随手拿起眉笔,把她的双眉略略描长了一些,眉梢,微微扬起:这立刻给她添上了温柔,也突现了倔强。多么有个性的眉锋啊,简直是个新的创作启示。

 放下眉笔,院长伸出手来,说:“祝你成功,孩子。”……

 姑娘伸着手,伸着,竟忘记了送送老人家……

 她转回身去,再扬起手臂,划了个圆弧,柔和多了,身子又作了个回旋,裙边漾了起来,飘飘欲举,宛如立于水中的白莲。明月,微风,那白莲,在波光里摇曳……她望着,笑了。随后却又猛地收敛了笑容:这衣裙,多好;这一双长眉,多好;我的同台伙伴,乐队,还有这满台的山色月光,都是多么好啊。而我,错半拍,可就……

 铃声响了。她怀着不安,进了大排练厅。女伴们围拢来,帮她弄好长裙的折纹,插紧头饰。此刻,院长也到了这边,递给她一张洁白的信笺。她把信笺展开——

 ……我们这两行排票的同志,推我当个代表,跟你谈谈心。

 我们不是演员,可是都明白,一个人,一辈子头一回正式执行任务,是怎么个心情。你明天第一次公演,这当口儿,可得帮你加大油门儿。我们作了个决议,给你写封信。写什么呢?我刚才讲了自己头趟开车的事。大家说就写它。那我就说说。

 解放前,我是个拣煤核的苦丫头。解放了,当了全市第一批公共汽车女司机。头趟正式跑车,一上去,连哪根儿操纵杆儿是管什么的都忘了。心正慌呢,“登、登、登!”上来一伙子刚下夜班的工人,瞅着我,直乐。有个大眼睛的姑娘,递过粗拉拉的大手来,说:“你好哇,司机大姐!”嗬,这姑娘好大的手劲儿。

 车满了。我定了定神儿,心想:背后都是些多好的人哪,你得好好儿开。

 刚跑两站,抛锚了。我满脸大汗,不敢回头。不知道是谁喊了声:“下去推一把!”呼啦下去了多半车。从反光镜里,见那个大眼睛姑娘,正前倾着身体,推车呢——可我总觉得她那双长着老茧子的热手,扶的是我的身子……马达响啦。抹去眼泪,盯着前头,我把油门儿加大。

 瞧,就这么开的头儿。你呢?要是也慌了,就想:台下没外人,那里头,不是还有个拣过煤核的苦丫头吗。这么一想,就准不慌了。同志,好好儿演你的吧。胜利,教训,对咱革命者,都有用。

 对了,还有件事儿得告诉你。我们当中有个小妹妹,她说,她们窗子前边儿有一丛玫瑰,那是她全家细心栽培的。明天,她要采一束送给你。

 下面,是几行签名。看字迹,有的稚拙,有的老练;有的朴实,有的华美。她多想猜一猜这些签下名字的同志都是什么样子啊,他们的年纪、性格……哦,院长又递过什么来了?——一大束玫瑰,深红深红的。花心儿含着水滴,透明,清亮,好像凝聚了一夜的露珠儿,在黎明的微光里闪烁。

 这样一束花,可怎么接啊。她怔住了。还是院长把花束放在了她的怀里。望着花束,不知怎么的,她眼前一阵迷蒙。

 莫非是花心儿里的小水珠儿,闪着亮光,溶进了她的眼睛?

 她选了一朵最红最大的玫瑰,摘下来,轻轻地,插在老人家胸前的小口袋里;又一朵一朵地摘着,给女伴们戴在头上;然后,摘下一朵最小的,簪在了自己的鬓边。这朵小玫瑰,头,略低着,仿佛带几分羞涩,含着泪珠儿,悄悄地微笑了。

 随着女伴们,她来到了侧幕旁边。

 序曲响了,一串串看不见的音符飞荡着。朦胧的幻境,从夜色深处现了出来。月光里弥漫着玫瑰的香气。多么浓郁啊。

 这浓郁的芳香,把无边的大气充实得这么深厚,这么浓重,简直给那幽蓝如水的月光都增大了浮力。她明白:一切努力向上的,无论是心灵,还是身体,在这芳香的空间,都任凭飞跃。

 序曲将终。幕开了。踏进芬芳的月色,她,展开双臂,朝着梦想的高度,飞升……

(选自19611018日《人民日报》)

《记忆》《序曲》--韩少华 - 志千里 - zjhy85的博客
《记忆》《序曲》--韩少华 - 志千里 - zjhy85的博客
《记忆》《序曲》--韩少华 - 志千里 - zjhy85的博客
《记忆》《序曲》--韩少华 - 志千里 - zjhy85的博客
《记忆》《序曲》--韩少华 - 志千里 - zjhy85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