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jhy85的博客

淡泊明志 宁静致远

 
 
 

日志

 
 
关于我

这世界并不会在意你的自尊, 这世界指望你在自我感觉良好之前先要有所成就. 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 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网易考拉推荐

《自言自语》--鲁迅  

2015-07-18 09:27:22|  分类: 浙江名人名作赏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言自语

鲁迅

                                 一 序

  水村的夏夜,摇着大芭蕉扇,在大树下乘凉,是一件极舒服的事。

  男女都谈些闲天,说些故事。孩子是唱歌的唱歌,猜谜的猜谜。

  只有陶老头子,天天独自坐着。因为他一世没有进过城,见识有限,无天可谈。而且眼花耳聋,问七答八,说三话四,很有点讨厌,所以没人理他。

  他却时常闭着眼,自己说些什么。仔细听去,虽然昏话多,偶然之间,却也有几句略有意思的段落的。

  夜深了,乘凉的都散了。我回家点上灯,还不想睡,便将听得的话写了下来,再看一回,却又毫无意思了。

  其实陶老头子这等人,那里真会有好话呢,不过既然写出,姑且留下罢了。

  留下又怎样呢?这是连我也答复不来。

  民国八年八月八日灯下记。

                               二 火的冰

  流动的火,是熔化的珊瑚么?

  中间有些绿白,像珊瑚的心,浑身通红,像珊瑚的肉,外层带些黑,是珊瑚焦了。

  好是好呵,可惜拿了要烫手。

  遇着说不出的冷,火便结了冰了。

  中间有些绿白,像珊瑚的心,浑身通红,像珊瑚的肉,外层带些黑,也还是珊瑚焦了。

  好是好呵,可惜拿了便要火烫一般的冰手。

  火,火的冰,人们没奈何他,他自己也苦么?

  唉,火的冰。

  唉,唉,火的冰的人!

                                三 古城

  你以为那边是一片平地么?不是的。其实是一座沙山,沙山里面是一座古城。这古城里,一直从前住着三个人。

  古城不很大,却很高。只有一个门,门是一个闸。青铅色的浓雾,卷着黄沙,波涛一般的走。

  少年说,“沙来了。活不成了。孩子快逃罢。”

  老头子说,“胡说,没有的事。”

  这样的过了三年和十二个月另八天。

  少年说,“沙积高了,活不成了。孩子快逃罢。”老头子说,“胡说,没有的事。”

  少年想开闸,可是重了。因为上面积了许多沙了。

  少年拼了死命,终于举起闸,用手脚都支着,但总不到二尺高。

  少年挤那孩子出去说,“快走罢!”

  老头子拖那孩子回来说,“没有的事!”

  少年说,“快走罢!这不是理论,已经是事实了!”青铅色的浓雾,卷着黄沙,波涛一般的走。

  以后的事,我可不知道了。

  你要知道,可以掘开沙山,看看古城。闸门下许有一个死尸。闸门里是两个还是一个?

  四 螃蟹

  老螃蟹觉得不安了,觉得全身太硬了。自己知道要蜕壳了。

  他跑来跑去的寻。他想寻一个窟穴,躲了身子,将石子堵了穴口,隐隐的蜕壳。他知道外面蜕壳是危险的。身子还软,要被别的螃蟹吃去的。这并非空害怕,他实在亲眼见过。他慌慌张张的走。

  旁边的螃蟹问他说,“老兄,你何以这般慌?”

  他说,“我要蜕壳了。”

  “就在这里蜕不很好么?我还要帮你呢。”“那可太怕人了。”

  “你不怕窟穴里的别的东西,却怕我们同种么?”“我不是怕同种。”

  “那还怕什么呢?”

  “就怕你要吃掉我。”

  五 波儿

  波儿气愤愤的跑了。

  波儿这孩子,身子有矮屋一般高了,还是淘气,不知道从那里学了坏样子,也想种花了。

  不知道从那里要来的蔷薇子,种在干地上,早上浇水,上午浇水,正午浇水。

  正午浇水,土上面一点小绿,波儿很高兴,午后浇水,小绿不见了,许是被虫子吃了。

  波儿去了喷壶,气愤愤的跑到河边,看见一个女孩子哭着。

  波儿说,“你为什么在这里哭?”

  女孩子说,“你尝河水什么味罢。”

  波儿尝了水,说是“淡的”。

  女孩子说,“我落下了一滴泪了,还是淡的,我怎么不哭呢。”

  波儿说,“你是傻丫头!”

  波儿气愤愤的跑到海边,看见一个男孩子哭着。

  波儿说,“你为什么在这里哭?”

  男孩子说,“你看海水是什么颜色?”

  波儿看了海水,说是“绿的”。

  男孩子说,“我滴下了一点血了,还是绿的,我怎么不哭呢。”

  波儿说,“你是傻小子!”

  波儿才是傻小子哩。世上那有半天抽芽的蔷薇花,花的种子还在土里呢。

  便是终于不出,世上也不会没有蔷薇花。

  六 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躺在床上,喘着气,脸上很瘦很黄,我有点怕敢看他了。

  他眼睛慢慢闭了,气息渐渐平了。我的老乳母对我说,“你的爹要死了,你叫他罢。”

  “爹爹。”

  “不行,大声叫!”

  “爹爹!”

  我的父亲张一张眼,口边一动,彷佛有点伤心,——他仍然慢慢的闭了眼睛。

  我的老乳母对我说,“你的爹死了。”

  阿!我现在想,大安静大沈寂的死,应该听他慢慢到来。谁敢乱嚷,是大过失。

  我何以不听我的父亲,徐徐入死,大声叫他。

  阿!我的老乳母。你并无恶意,却教我犯了大过,扰乱我父亲的死亡,使他只听得叫“爹”,却没有听到有人向荒山大叫。

  那时我是孩子,不明白什么事理。现在,略略明白,已经迟了。我现在告知我的孩子,倘我闭了眼睛,万不要在我的耳朵边叫了。

  七 我的兄弟

  我是不喜欢放风筝的,我的一个小兄弟是喜欢放风筝的。

  我的父亲死去之后,家里没有钱了。我的兄弟无论怎么热心,也得不到一个风筝了。

  一天午后,我走到一间从来不用的屋子里,看见我的兄弟,正躲在里面糊风筝,有几支竹丝,是自己削的,几张皮纸,是自己买的,有四个风轮,已经糊好了。

  我是不喜欢放风筝的,也最讨厌他放风筝,我便生气,踏碎了风轮,拆了竹丝,将纸也撕了。

  我的兄弟哭着出去了,悄然的在廊下坐着,以后怎样,我那时没有理会,都不知道了。

  我后来悟到我的错处。我的兄弟却将我这错处全忘了,他总是很要好的叫我“哥哥”。

  我很抱歉,将这事说给他听,他却连影子都记不起了。他仍是很要好的叫我“哥哥”。

  阿!我的兄弟。你没有记得我的错处,我能请你原谅么?然而还是请你原谅罢!

  注:本篇最初连载于《国民公报》“新文艺”栏,署名神飞。第一、二节发表于一九一九年八月十九日;第三节发表于八月二十日;第四节发表于八月二十一日;第五节发表于九月七日;第六、七节发表于九月九日。第七节末原注“未完”。

《自言自语》--鲁迅 - 志千里 - zjhy85的博客
《自言自语》--鲁迅 - 志千里 - zjhy85的博客
《自言自语》--鲁迅 - 志千里 - zjhy85的博客
《自言自语》--鲁迅 - 志千里 - zjhy85的博客
《自言自语》--鲁迅 - 志千里 - zjhy85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